锦州麻将官方下载
剛剛更新: 〔最強狂少歸來〕〔紅塵籬落〕〔蛇將護龍〕〔饕餮橫行〕〔穿越之毒妃嫁到〕〔女總裁的終極保鏢〕〔他們都說我是老天〕〔愛若黎光耀星辰〕〔蜜婚嬌妻愛逃跑〕〔臨神傳〕〔食香滿農門〕〔我家狐妖有點萌〕〔洪恩大陸〕〔叛逆少女穿越記〕〔玄門妖王〕〔對你何止鐘意〕〔諸天網購〕〔看書就能掉裝備〕〔萬界之劇透群〕〔穿越財富人生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食三國 3.少年曹操
    石頭砸來,董卓被打得措手不及,直接就來了個臉接石頭。

    “啊!”慘叫一聲,頭破血流,董卓直接就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的刀子也被少年給撿起,少年拿著刀子,眼神銳利,像是一只鷹,望了眼跪在地上的兩個嘍啰。

    總共就一把破爛刀子,如今還落在少年手里,他倆又骨瘦如柴,基本上是毫無還手之力,趕緊跪地求饒:“放過我們!我們也是災民!”

    少年面容冷峻,刀削斧鑿,時冷冷地掃了他們一眼,便說道:“還不快走!”

    那兩個嘍啰連忙連滾帶爬地架著董卓,就往廟門外頭跑,上了馬后,就直接快馬加鞭,迅速逃離了這里。

    少年目光落到了那些災民的身上,看了幾眼,有些憐憫,說道:“你們現在還好嗎?”

    三個災民,立即說道,聲音很微弱:“餓,餓。”

    少年就從背上,自己的包袱里頭取出來一個大餅,很干,但對于他們而言,卻是難得的美味。

    “給你們,吃去吧。”將大餅扔給災民,丟在地上,他們腿邊,少年就準備離去。

    忽然,神農像背后的鄭升出來了,他一直從破爛不堪的神農像的裂縫里,窺探著這一切,打量了好一會少年,確定他并無惡意,才從雕像背后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少年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鄭升,是一個村夫。”鄭升介紹道,但少年的目光滿是困惑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穿的是什么?很奇怪?這么薄,樣式也很古怪。”少年滿腦子疑問,對于鄭升他有著太多好奇。

    鄭升趕緊解釋道:“其實我是神農使者,本來是個村夫,但被神農使者上了身,就變成如今這樣。”

    他看過許多電影,頭腦也不差,只是老實,就按照電影里頭的說法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少年聽后,仍舊半信半疑,問道:“那么你一定得會法術,可以展示一下嗎?我想看看。”

    這一句問話,明顯是試探,鄭升知道少年本性不壞,但還是得取得他的信任,于是摸了摸口袋,口袋里有一臺翻蓋手機,只能用于通話,他就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畢竟是窮鄉僻壤的農夫,自然沒有智能手機。

    “請看,這是一個黑暗的石頭,然后,我一按,它就立刻變得明亮。”鄭升對著少年表演了一遍開啟手機。

    一下摁開關,立刻黑著的屏幕,就閃爍一下,整個亮堂起來,好像黑夜瞬間變成白天,叫人嘖嘖稱奇。

    “真是--”少年嘴巴張大,有些合不攏。

    “神仙啊!”他一下驚叫,與剛剛的沉著冷靜,以及身手不凡,完全判若兩人。

    可能還是孩子吧,稚氣未脫,盡管古代,很早就算是談婚論嫁了。

    鄭升很快就贏得了他的信任,并十分討他歡心。

    將手機開關摁了幾次,就屏幕明滅幾回,便讓少年,這個井底之蛙,見識到了未來世界科技的美妙。

    “鄭升,我叫曹操,你可以叫我阿瞞。”少年說出了他的姓名,一下子把鄭升震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曹……操?”鄭升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面前的人是曹操?

    “這么一個俠義,古道熱腸的人,居然會是那個奸雄?殺人如麻,草菅人命的曹操?”鄭升思考再三,仍舊以為自己遇到的是一個同名同姓的人。

    “嗯,阿瞞。”鄭升目前二十八,是個青年,對方似乎還不滿十六,是個少年。

    他較為年長,這樣稱呼對方也是合適不過。

    “鄭升,我想你有字嗎?”曹操問道。

    這一下,把鄭升給問倒了,他很為難,一下子無言以對。

    “我是沒有字的,因為太窮了,就是一個村夫。”鄭升解釋起來,根據他所了解的有限知識,進行了一番合理解釋。

    曹操聽到這話,停滯會兒,就微微點頭,表示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好,鄭升,那么既然你是神農使者,可否與我一起去游歷?”曹操提出了建議,伸了個橄欖枝。

    鄭升則一下子進退兩難,他猶豫不決,自己還得回去家里,看下情況,目前,他來這里,也只是查探下虛實。

    “哦,這個,我想我必須得走了,神明使者是不能夠滯留太久的,需要旨意。”鄭升胡謅了個理由,想要脫身。

    曹操一臉詫異,但考慮片刻,就點頭,認為有些道理,說道:“那我們就后會有期。”

    “嗯,后會有期。”鄭升學著電視上的人拱手作揖,而曹操則是抱拳。

    兩人互相一拜,就此別過,曹操往廟宇外走去,鄭升則準備從石像后頭尋找通道歸家。

    正要往坐臺上攀爬,那三個災民,其中一個吃得半飽的,將大餅給了其余兩人,他自己爬起來,顫顫巍巍走向鄭升。

    看他滿臉敬意,大概是真的把鄭升誤認為是神仙了。

    “神農使者,就是災禍何時能平?我們百姓流離失所,都無家可歸,饑寒交迫的,可否告訴我們一下。”那個半飽的災民問道,語氣誠懇,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鄭升思索會兒,想起來以前看過的電視劇《三國演義》,他現在通過董卓,以及剛剛不確信是否是歷史上的曹操的少年,已經大概判斷出這里是三國時期,而且應該是漢末。

    他立刻有了主意,答道:“蒼天已死,黃天當立!”

    說完,他就準備爬上坐臺,準備回去。

    對方一聽到這話,卻仿佛觸電一般,整個人都汗毛直立,他嘴巴微張,發出點聲音:“蒼天已死,黃天當立。”

    隨即,出神片刻,他才回過神來,接著,就轉身走向另外兩名災民。

    鄭升回頭看了他們一眼,感覺這三人面貌有些相似,似乎是三兄弟,他心里平靜,毫無波瀾,畢竟不是熟悉歷史的人,也就沒有任何專業的敏感。

    三兄弟模樣的人,為首的半飽的應該是大哥,他將大餅分給了自己的兩兄弟,回身坐下后,等弟兄吃完,就將剛剛的鄭升胡編亂造的幾句話,跟兄弟二人說了。

    本來就已經快要餓死的兄弟三人,反正也一無所有,心一橫,一個大膽的念頭就從心里萌生。

    而鄭升這邊,他并沒有察覺到異樣,就轉到神農像后頭,看了眼,確定了剛剛來時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站了回去,短暫停留,卻沒有查找到通道之類的,似乎自己來時就沒有回去的路。

    他有些心急,慌亂起來。

    但就在這時,只感覺頭暈目眩,身體扭曲,一道波動傳來,就把他整個人給擰成了一道一樣頻率的波動,隨后給攜帶了回去。

    被運轉出去后,鄭升意識清醒過來,看了眼四周,是自己的住所。

    然后,床上躺著的牛斗發出來鼾聲,電視機則一片灰暗,那吸附在上頭的電池物體,似乎沒了光彩,如同一個筋疲力盡人,從屏幕上頭脫落,掉在桌子上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裴七七唐煜〕〔記錄我星人生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BOSS來襲:甜妻一〕〔學霸的黑科技系統〕〔男主,你的小青梅〕〔詭秘之主〕〔幸福人生護士蘇鑰〕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兵之神〕〔醉臥河山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蜜愛強寵:撿來的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
  sitemap
锦州麻将官方下载 手机捕鱼9900炮 大神棋牌最新官方app下载 牛牛财运指南版 金沙棋牌游戏手机app 汽车管家怎么赚钱 e球彩总进球数奖金 蓝洞棋牌游戏app下载 意甲排名榜 大庆冠通棋牌手机版官网下载 王者荣耀图片